名正阿德福韦酯
产品介绍
产品介绍
名正阿德福韦酯胶囊,本品适用于治疗有乙型肝炎病毒活动复制证据,并伴有血清氨基酸转移酶(ALT或AST)持续升高或肝脏组织学活动性病变的肝功能代偿的成年慢性乙型肝炎患者。
厂家介绍
厂家介绍
  正大天晴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集科研、生产和销售为一体的大型医药企业,是国内最大的肝健康药物研发和生产基地之一。正大天晴药业是国家重点高新技术企业、国家火炬计划连云港新医药产业基地重点骨干企业、中国制药工业百强企业。   正大天晴药业产品治疗涉及肝病、肿瘤、糖尿病、呼吸、心脑血管、抗感染、消化、神经等多个疾病领域,...
阿德福韦酯治疗乙肝病毒给了我一个美好的明天
2016-07-19 09:45:15
  阿德福韦酯给了我一个美好的明天。在高二的一次体检中我结识了乙肝病毒,那时还很幼稚,根本不知道乙肝的危害性,只记得那次从医院回来之后,我的身边就总有一个叫“阿德福韦酯”的药物。后来,我明白这是乙肝抗病毒的治疗药物,期待着在阿德福韦酯的帮助下能够让我尽早脱离苦海,摆脱乙肝病毒的困扰。

  2006年抗病毒治疗正式开始,服用了进口的阿德福韦酯(那会还没有国产阿德福韦酯),全家上下都很关心我的病情,治疗一个月后我就到医院去做了全面检查。虽然听不懂医生说的意思,但整体来看效果还是很不错的,我只记得乙肝病毒DNA是下降了。

  到高考前每半年我就去医院做一下检查,基本上每次的结果都很不错,听爸爸妈妈和医生的讨论,阿德福韦酯的治疗还是很管用的。我自我感觉从用了抗病毒药物后,肝脏的位置很少有不舒服的感觉了,除此之外我的生活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高考结束后我顺利考入了江苏的一所大学,临别时爸爸妈妈再次叮嘱我一定要按时服药,平时身边一定要备足阿德福韦酯,千万不能断药。

  刚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感觉有些形单影只,不像在家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所有的事情都需要自己去做。因为舍友并不知道我有乙肝,所以平时我都是背着大家吃药,还要不定期的去医院再检查开药,大学的生活总感觉活在阴影里。

  去医院开了几次药之后发现进口的阿德福韦酯太贵了,正好江苏有一家生产抗病毒药物的公司,叫正大天晴,他们已经生产了国产阿德福韦酯,也就是名正。所以我在征得父母和医生的同意后,把进口阿德福韦酯换成了国产阿德福韦酯,这样每年又能节省一笔费用。

  2009年1月,服用名正(阿德福韦酯胶囊)已经1个月了,按照管理去医院做检查。和我的预期一样替换为名正(阿德福韦酯胶囊),抗病毒效果并没有影响。在自己看了几回病之后,我也逐渐有经验了,抗病毒治疗的效果主要是看病毒DNA和肝功能。

  当时我的病毒DNA已经阴性好几年了,而且肝功能的两个转氨酶也抑制是正常,可以说这几年的抗病毒治疗还是很有成效的。由于几次复诊病情一直很稳定,所以平时的生活学习也相对正常起来。

  2012年夏天,我大学学业并且在苏州找到了心仪的工作,虽然苏锡常是当时长三角发展很迅速的区域,但还是有很多的公司对乙肝患者有歧视现象,老旧的思维定势与这个城市的现代化发展格格不入。

  阿德福韦酯抗病毒治疗又过了一年,终于在2013年夏天传来了福音,肝功能正常、病毒DNA阴性的维持了近3年后,乙肝五项也慢慢发生了变化。其中一次复查中,乙肝五项E抗原转阴了,而同时E抗体是8.75,这可是“大三阳”。转“小三阳”的节奏啊。

  在得到这个消息后,全家都很激动,鼓励我继续应用名正(阿德福韦酯)进行治疗。此外,在抗病毒治疗中我更加注意治疗的规范性,每天有规律的服用阿德福韦酯抗病毒药物,晚上保证足够的休息时间,滴酒不沾,平时没事还参加点体育锻炼。

  也许是我积极的治疗心态和健康的生活方式激发起免疫状态的,2013年9月,我的乙肝E抗体上升到了157 IU/ml,真正由“大三阳”转化为“小三阳”。之前我听过几次乙肝科普讲座,说E抗原和E抗体反应的是机体的免疫状态,“大三阳”转为“小三阳”恰恰是说明机体的免疫系统被激活,这个转化也作为抗病毒治疗的一个考量标准。

  由于当时《指南》中E抗原的血清学转行是停药的重要指标之一,在“大三阳”转“小三阳”之后,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的我在半年后自行减量服药,从每天一粒,减至隔天一粒。

  减量3个月后,病毒DNA就反弹到3次方,虽然肝功能还正常,但我想起门诊医生对停药后有可能反复成重度肝炎的忠告,顿时觉得后背发麻,第二天我拿着结果又找到医生。医生指出目前的情况还算发现的早,如果再耽误下去,没准真有可能演变为急性肝衰竭。

  于是,我又开始每天服用一粒的阿德福韦酯,在医院我遇到了和我一样有自行停药的战友,他讲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

  两年前,他服用替比夫定治疗乙肝,在肝功能和病毒都恢复正常近一年后,他自行停止了替比夫定的治疗,但很快病毒就出现了反弹,而且马上病情就急转直下,不得不接受住院治疗,不仅花费了数万元的治疗费用,而且乙肝病毒也发生了耐药。后来只能改用正大天晴的阿德福韦酯胶囊进行抗病毒治疗,这样才使病情逐渐稳定下来。

  回想起我的停药想法,不觉得有些草率和不负责任,身体是自己的,何必去冒那个风险呢。我在刚毕业那么困难的时候都挺住了,现在条件逐渐好了,自己却要铤而走险,实在是不应该。

  想通之后,我更加爱惜生命,更加珍惜每一粒阿德福韦酯胶囊,希望它们能够让我的病情更加稳定,让我的肝脏远离乙肝病毒,也让自己能够树立战胜乙肝的信心,迎接美好明天。